>> 悦读心路

听雨

作者:未知 发布时间:2013-11-13 浏览次数:1300次

听雨也是一种享受,就像有人把淋雨当作一种洗礼一样。雨声的繁复,不是一曲交响乐,一场音乐会所能媲美的。

江南的雨泻在嫩黄的柳丝上,泻在碧绿的荷叶上,泻在如火的枫叶上,泻在褐色的树皮上,仿佛拂晓的一场梦,一点一滴都像是在编织一件虚无缥缈的轻纱,又好像在苦心酝酿着什么。终于,她在沉默中爆发,一发而不止,用力地敲击在青瓦上,敲击在荔枝树上,敲击在泥土上,带着前所未有的愤怒好像要击穿一切一样。于是,瓦上的当当声,瓦沟里的哗哗声,荔枝树上的簌簌声,雨点落地的嗒嗒声,树木在暴雨中的摇曳声,雨中奋力蹬车的吱吱声,车辆溅起水花的嚓嚓声,小孩在雨中的哭喊声,还有雷鸣的霹雳声。江南的雨是善变的,当它沉寂时如轻拂的柳丝,如亭亭玉立的荷花,如染满血泪的枫叶,如孤老终身的松树,可是当它一旦爆发,一切仿佛如秋风扫芥草般,带着前所未有的力量,滑坡很常见,塌方也简单。雨,于江南是再正常不过的,一下几天也不是什么稀奇事,我喜欢把江南的雨说成是外柔内刚的思妇。对丈夫万般思念,极尽柔情,所以她常常以轻柔示人,然而她也会幽怨,偶尔也会发脾气,让流浪的你为她梦萦魂牵。

江南的雨是我所衷情的,我更喜欢雨中的山。不管淅淅沥沥还是倾盆而倒,整个一片的雨就像窗上浅色的帘子,掩映着绿树青山,青山上升起雾气,雾气连接着地与天,整个混沌一片,朦胧得有些不真实。猛然间,你知道山还是山,雨还是雨。

对于雨,我是说有不完的喜欢的。或是亮得晶莹,或是裹夹着沸腾,或是腻得说不清,道不明,总之就像一杆难解的斯诺克。

雨是美妙的,尤其是春雨。轻轻地飘,轻轻地落,在不知不觉间已经浸润了一切,扫走了一冬的阴霾。滴在泥土上,只把那些干燥凝聚,却又不制造云泞,伴着淡淡的花香,传递给你春天的气息。乍暖还寒的时节,只想在这细雨里静静睡去,做一个似有似无的梦。晨起,小草上星星点点,翠色欲滴,不一会儿太阳露出了脸,照在草地上,绿得耀眼,绿得发亮,让你看到骨子里,一切变得近乎不再真切,却又安详地躺在你面前。夏雨通常是狂暴的,伴着轰鸣的雷声,带着对俗世浮尘的不满倾盆而下。于是,我看到倒下的大树,看到吊着半边天的房屋,看到往日清澈此刻浑浊不堪的河流,看到过去绿树掩映此刻狼藉不堪的山川,看到那天欢快嬉戏此刻痛哭流涕的孩子,一些白色与黑色交织的东西在闪现,摇曳着震撼。我开始怀疑我们手里的本钱,是不是足以改变,足以交换。那些个雷霆万钧的夜晚,我常常失眠,雷声使我震颤,就在这震颤中一些看不见的东西在不断滋生演变。我不去想,闭了眼,唯有混沌迷茫一片。是呀,秋风秋雨愁煞人。就在那个落雁回归,果实累累,桂花飘香的季节,“晓来谁染霜林醉”?“梧桐更兼细雨”,点点滴滴。思恋?一滴秋雨落在手心,辗转反侧难以成眠。

在轻音乐《雨的印记》中沉醉迷失,静静睡去。可是雨的多变,繁复,潇洒自如,不拘一格却哪是一支曲子所能承载,所能媲美的。

窗外的雨还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我明明白白感知到自己的呼吸。